您好,欢迎光临 庆阳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传奇私服

 

 

搜索
传奇私服 首页 新开传奇私服 查看内容

罗志祥劝母亲杰示领域 第三十五章 婚礼

收藏 分享 2017-6-7 20: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数: 231| 评论数: 0|原作者: 五号

摘要:   冰冷单调又毫无华丽设计的堡垒,不仅给人一股干寒而死寂的苍凉空间,极少数量的卫兵更是给人一股是在看守「死城」的错觉。  但此刻从大门口到最主要大厅、副厅以及各个大小房间,甚至是厕所的走道上都布满代表 ...

  冰冷单调又毫无华丽设计的堡垒,不仅给人一股干寒而死寂的苍凉空间,极少数量的卫兵更是给人一股是在看守「死城」的错觉。

  但此刻从大门口到最主要大厅、副厅以及各个大小房间,甚至是厕所的走道上都布满代表吉利、喜气的鲜红色地毯,材料上不是寻常民众能够花钱购买,是就连看都没有资格的昂贵材质。

  墙壁上摆设的花烛台此刻没有例外的全都点燃让整座城堡灯火通明,就连首都另外一端都能够看到这阵如同早晨出现的太阳般耀眼到刺眼的地步,彷佛从远处就能够感受到这阵光线的温暖。

  除此之外更有许多的昂贵摆设、手工绘图等等属于贵族专有的物品摆放至房间与走廊上。

  平时如同死城的雷家族堡垒内现在正有魔法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聚集大量贵族的辉煌纪录。

  不单是稀薄血脉的微贵族、旁系血脉的菁英贵族,更有魔法国内部重量级的人物全部到场。

  不仅打破历年来四大家族内难以到齐的僵局,更是成功塑造出魔法国有史以来的和平气氛。

  当然,要说四大家族聚集的纪录还是有这个历史,只是上次聚集大量魔法师的纪录并不是为了祝贺,而是彼此歧见造成大量伤亡的著名战争事件。

  紧张的摩擦、彼此锐利视线互相注视,只要稍微不寻常的声音就很可能造成大规模魔法斗殴。

  现在这股气氛同样隐隐的弥漫,若不是四大家族的重要贵族强压在所有人头上,这场「婚礼」也很难继续下去。

  并非是用魔法或是武力的方式,而是仅用自身的身分就自然形成的压力。

  位于大厅中央处,一般来讲应该是人数最密集的位置上却没有任何一名贵族敢在这里走动,就连性格较为火爆、直接的火家族族人们也没有因为中央的最佳位置被占走而有任何不满的抗议。

  中央四张椅子也与周围的木椅有着截然不同的等级。

  铁椅上铺着裁缝师运用鸟羽毛制成的坐垫,椅子的设计也经由专人制作,上头还用厚重却异常滑顺的白色布料覆盖到整张椅子,不仅平稳舒适,外观上更与周围咖啡色的座椅有着绝对不同。

  「冰家族长、前任雷家族长,真是恭喜你们。」

  位在悠闲、自在的大厅内有不少人会轻声细语的聊天,但位于中央处的人才刚开口,马上就让在场所有人压低音量,纷纷拉长耳朵想要听到那四位有资格坐在中央处的人物们所说的内容。

  「谢谢国王陛下的道贺。」

  「谢谢。」

  四人身上的衣物全都是相同款式,与家族会议上的穿著十分相似,是应付「隆重场合」的合身西装,只是颜色上与上次会议上不同,这一次四名重要人物都穿着一系列的白色。

  从上半身的上衣到下半身长裤全都是白色系列,衣袖边缘的花纹全是耀眼注目的银白色。

  扣掉保持安静的火家族长之外,风家族长、冰家族以及年龄已经到达老年的前任雷家族长三人都纷纷挤出了笑容。

  作为这场婚礼的权贵身分代表,四人坐稳在座椅上等待一切准备就绪。

  不是单纯为了一对结婚的男女,更重要的是在于魔法国家族上的联合。

  至于一直是冰家族对头的火家族长,脑海已经努力思索着未来的发展要如何行动才会对自己家族有利。

  他完全不希望自己家族被孤立,最直接又简单的做法自然是扰乱这场婚宴,只是碍于自己身分还有其他三位家族长,他不可能真的去破坏。

  应该说「不能让火家族的任何人去捣乱」。

  「原来这就是姊姊大人说的雷家族城堡吗?真的好漂亮!」

  婚礼上不得任何过于吵杂的音量,最多仅是彼此靠近进行窃窃私语,连中央处四大家族长的交谈同样是如此。

  不是有着硬性的规定而是长久以来就具备的共识,一个魔法国贵族拥有的共识,现在大厅被一名充满响亮又稚嫩的言语给彻底覆盖掉所有人攀谈的音量。

  纷纷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移动到大厅的大门口,十分之三的人群脸上带着疑惑与惊讶,更有十分之六的人是带着鄙视与愤怒。

  剩下的十分之一,也就是四大家族长们先是露出惊讶,随即浮现凝重表情。

  吸收所有人目光焦点的是一名年约十岁出头的少女,鲜红色的长发用两条发带绑成双马尾,深红色双瞳散发出一股火热、活泼的开朗性格,白皙、光滑到令人忌妒等级的脸庞上挂着明显的高兴表情,就只差没有挥舞双手宣示内心的雀跃。

  身上服装则是轻便型的淡蓝色短袖,裤子则是连大腿都快要漏光的短裙,唯有鞋子是有包覆脚部肌肤的深咖啡长靴。

  「这孩子是哪里的贵族?」

  「会不会是火家族?看那副好动的模样。」

  「竟然穿成贫穷平民的模样,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的野丫头。」

  在众人带着紧张不断似乎交谈的过程里,四大家族长全都有默契地站了起来。

  经过众人的视线移动到了这名女孩的面前。

  「守卫呢?」

  作为这里的主人,同时身分上是一名前任的家族长,不管是表情或是语气都十分沉稳,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入侵者而出现动摇。

  「那些站在门口的卫兵吗?他们不准许我进去,所以我只好暂时把他们打晕的进来啦。」

  轻描淡写地做出回答,音量上更是完全不担心给在场所有人听见的响亮。

  目光完全不惧怕这四名作为魔法国最强势的各方代表,严格说起来是根本没有与这四名对上目光而是快速的移动双眼,想要把周围充满绚丽的梦幻画面全都给吸进脑海里面。

  「孩子,有人派妳来?」

  作为一名情报专家,同时是一名魔法国最高职权的国王,思绪上并不是见到任何表面事情就进行判断,需要的是一瞬间透析表里内外的一切。

  比如说这名少女会出现在这种等同于送死的地方的原因。

  「是哦,作为一名佣兵,只要有人付钱我就会执行任务。」

  「任务内容是什么?」

  「您应该是国王陛下吧?按照姊姊大人的吩咐,我可不能多说。」

  听到这句话充满挑衅、无理的话语,国王保持平静的勾起笑容。

  无人能理解此刻这副表情为何会出现,更没人知道国王究竟在思索什么。

  「回答,任务内容。」

  没有做出回应而重申一次问题,面对这样的态度,少女无奈的耸了肩膀。

  「对不起啦,佣兵不行轻易出卖雇主,不过我能够说的就是我不会伤害参加婚礼的大家,纯粹只是来看看而已」

  「这句话的意思可以解释说在场有人是雇主吗?」

  完全没能理解这个推理是如何引来,少女歪着头陷入思考,但经过三秒就放弃的摇头。

  「唔,国王怎么联想的,我还真的有点不太懂,应该说明明我都这样说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还真是奇怪。」

  不再理会这名具有重大罪刑的闯入者,国王重新做回到座位上,留下众人的疑惑。

  「请问国王陛下?」

  这是场非常重要的婚礼,尤其对于冰家族长更是如此,不只是单纯把自己的长女嫁出去,更是与拥有无限未来的雷家族结盟的契机。

  对于冰家族长来讲是绝对不容许有任何差错,但此刻国王草率的处理,严格说起来是根本不处理的态度令他十分不解与不满。

  四大家族中最支持风家族的冰家族,现在内心有股被狠狠被背叛的感受。

  「没关系,就让这名女孩当这里婚礼来宾,毕竟结婚场所可不能有打斗或暴力场面,当然,结束婚礼的时候就必须要按照法规行事。」

  说完,雷家族长轻轻挥一下外袍长袖,两名身穿厚重大刨、长袍,肩膀上有雷家族闪电图文标记的魔法师随即出现在少女的身旁。

  「请让卫兵暂时跟在妳的旁边。」

  雷家族长的话充满礼貌与尊重,完全没有把眼前少女当作是一名无理小孩或是罪犯。

  而这样的举动并非是为了阻止少女的行动,应该说两名卫兵根本就无法应付这名小孩,真正用意就只是要这两名卫兵用肉体来避免少女的攻击影响到这里所有贵族。

  「可以啊,我绝对不会有意外,然后我可以吃饭吗!我的肚子一直咕噜咕噜地叫。」

  国王的理由加上雷家族长算是说服人的处理态度,冰家族长最终还是选择保持安静的乖乖坐回到自己座位上。

  「饭厅在别处,跟我走。」

  被吩咐待在少女身旁的士兵,带着紧绷而严肃的神情如此说道,在众人满是戒备的目光下就这么离开大厅。

  「各位,请稍待片刻,今晚的主角与女主角即将进场。」

  堡垒的主人,也是整场婚礼计划者之一的雷家族长对着在场满是疑惑、待优神情的观众大声说道,让众人了解来到这里的原因,纷纷轻微松懈下脸庞上的紧绷。

  喀,碰。

  说完这句话,到现在从没有打开过的木制大门发出一声像是金属的清脆敲击声响,左右两扇门往外推开,仅是一条细缝的中央处逐渐被开启,让早在门内准备许久的主角登场。

  穿着一套满是白色绣花纹路的白色外袍、白色平面鞋和整套里面最明显的一个王冠。

  不是代表权力地位的宝石王冠,而是由黄金重新熔炼制成的皇冠——平时不可带在国王的面前,但唯有自己的婚礼上具有这个资格戴上。

  在这位这个婚礼的主角胸口上有着用金黄色毛线编绣的闪电标志。

  魔法国大部分贵族的大量注视下没有胆怯、紧张,身为这场婚礼的主角挺直脊椎,高挺胸口,脸色平静地迈开平稳而自然的脚步,走在鲜红色的地毯上,脸上没有带着笑容,仅有细微勾起的嘴角,一路上接受着路过贵族的祝贺与满是憧憬的眼神。

  与其说是婚礼的新郎登场,更像是经历了大战回国的英雄,不仅全身散发出胜利般的强韧气场与磅礡威压的魄力,头上皇冠更凸显出身分上的不凡。

  原本身上就具有一阵难以抵抗的绝对力量,但在这身装扮下不只是难以去对抗,而是连反击的念头都会强制被湮灭。

  王者、胜利者、英雄、强大、绝对的雷之魔法、不败的活传说,等等字眼全都自然顺畅的容于身穿白色服装的神身上。

  「父亲。」

  迈着自己稳健的步伐移动到前任雷家族长面前,轻声说道并轻微弯曲自己上半身,做出鞠躬的姿势。

  众人都知道即使面对的人是自己父亲,这仍然已经是身为「雷家族长」的最大恭敬与尊重。

  「今日是你的日子,好好表现。」

  面对自己的长子,一想到拥有如此完美又优秀的亲生儿子,前任雷家族长十分难得的浮现出笑容,充满欣慰的轻声说道。

  前任雷家族长此时脑海所浮现的不是自己儿子统治雷家族的威严模样,而是待在万人之上的最高权位处,潇洒的统治全世界。

  他很清楚自己儿子就是拥有这等无限的实力与潜力。

  「好,接下来该让我出场了吧?」

  面对这等满是规矩庄严的婚礼,身为权位最高的国王陛下轻轻从座椅站起来,与拥有无限未来的神万天言前往最中央处的大型讲桌台前。

  讲桌外观上是经过打蜡而光滑的表面,中央处更是雕刻出雷家族与冰家族的家族纹路。

  而在讲桌的正上方,也就是大厅处最中央处的天花板上,同样也拥有雷家族与冰家族代表的纹路,不过上头比例远比讲桌雕刻的还要大上十几倍。

  国王走到讲桌内拿起放在桌面上的牛皮纸文稿,新郎移动到讲桌前,两人都已经准备就绪后,众人明白接下来就是新娘,也就是今晚的女主角将要登场。

  喀,碰。

  发出相同金属声响,下意识地把众人目光全都移动到新郎进场时的对立端——另外一模一样设计的大门处。

  两扇门渐渐开启,首度出现的是两名年纪仅十岁出头的贵族小孩,两人都穿着女性魔法师穿着的白银色外袍、长裙,手上捧着一朵又一朵鲜红玫瑰集结的花束,用充满教养而庄严的步伐轻轻走出。

  在两名孩子的身后是身材远比小孩还要更加成熟,即使被外袍与长裙给遮掩仍能清晰看出身材的曼妙,戴着白色手套的白皙双手没有任何花束,脸上画着吸引人注目的淡妆,原本就足够吸引人的脸庞此刻彷佛不光是把众人视线给抢走,就连所有光亮全都给夺走,把世间万物全都把焦点集中到这位登场的少女身上。

  顺其自然的长发上戴着一顶同样是黄金制成的皇冠,比起新郎的皇冠还要更加精致许多,即使一步又一步的移动,那顶如同女王般的皇冠仍丝毫没有晃动,像是和这名登场的女主角产生完美的契合,是特别为这名少女而诞生于世上的皇冠。

  淡蓝色长发与淡蓝色的瞳孔席卷出一股淡淡的冰凉,脸上带着一抹勾起嘴角的笑容,宛如夜晚降临的冰之女王般静静接收众人给予的道贺与祝福,缓慢移动到自己的父亲面前。

  「今晚的妳真的好漂亮。」

  见到这名从小就只爱四处乱跑的女儿,如今也已经是一名能够嫁人的少女,冰家族长轻轻抓住严冰亚罗森的右手,如此轻声地感叹。

  没有掉下眼泪或是抱着自己女儿痛哭等等可笑行为,尤其是在众人面前这些举动更是不可能做出来。

  满意的凝视自己女儿胸口前的「两道家族图文」,经过两秒后继续说道。

  「女儿,去吧。」

  听到自己父亲的言语,脸上依旧保持连肌肉都没有颤动的微笑,转过身往讲桌面前走去。

  「大小姐请一定要幸福!」

  「您真是做了明智的决定!」

  「小姐未来相信也是无可限量!」

  「国家就靠你们了!」

  即使经过中央处,不断传来的祝贺仍没有停止的传进严冰亚罗森的耳中。

  像是苍蝇般的没有停止。

  尽管实际上仅仅只是轻声地给予祝福,严的耳中却仍能清晰听见这些话语。

  「我们的女主角也已经入场,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今晚的仪式吧。」

  直到新娘走到讲桌前的位置,国王用力的咳嗽一声,把文稿达到自己的眼前。

  「根据魔法国的传统,今晚是一年仅有一次的最佳结婚时间点,两人恋情又刚好到今日这个时段,两人未来必定能够幸福至永远。」

  停顿了一下,国王继续盯着牛皮纸内事先由部下逐字写出的内容。

  「那么在魔法国战神赐予绝佳时机的允许下,新郎,是否愿意爱着新郎一辈子?」

  「愿意。」

  素来少话的神万天言立刻做了响应并把自己身躯转过侧身,正面面对自己的新娘。

  「那么新娘是否也会一生爱着新郎?」

  听到这段早就已经排演不知道几次的相似内容,严冰亚罗森顺畅而没有犹豫的开了口。

  「我愿意。」

  同时用以前练习几百次的经验,转过身来,望向着这名「活着的传说」。

  没有释放绝对力量的无敌威压也没有闪耀出能够毁灭世间万物的力量,只是勾出一个微笑的挺直站在原地,却给严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名高傲却永不败的王者。

  不是听到许多传说、传言而给予的评价,而是在自己双眼亲自见到,内心反射性就萌出这样的想法。

  就只差没有直接跪在地上进行跪拜。

  这个人就是我的老公吗?

  一名只是见过几次面,交谈次数更是少到手指头数的出来的对象,严感到一阵苦涩,但同时明白,应该说早在很久以前就清楚知道,这就是她的命运。

  作为冰家族的长女,这是在出生前就应该要有的心理准备。

  「那么现在,请双方替对方戴上这对银色戒指。」

  作为这两人的见证人,国王边说边从桌面拿起一对方形木盒,打开把里面的一对银色戒指展开。

  闪烁银色光辉的纤细戒指上没有任何突兀摆设或是用许多宝石容于戒指内,仔细观看可以发现这对戒指内雕刻出雷家族与冰家族的代表图文。

  神万天言从国王手上的盒内拿起较为娇小的银戒,轻轻牵起严的右手,在毫无阻拦情况下迅速把戒指带进严的无名指上。

  「那么有请新娘。」

  众人注视的压力下,严的脑海浮现起日前同样是练习了几百次的过程。

  拿起银戒同时牵起根本从没有触碰过的右手,在轻微颤抖的情况下顺利把戒指带进男方的手指内。

  这细微颤动就连严自己都很讶异,从没有想过自己明明已经训练几百次,心理准备更是早在好几年就已经做足的情况下还是会出现颤抖。

  彷佛自己正在感到害怕。

  「现在两位可以亲吻。」

  当这句话落下并进入到严的耳里,这时她才惊觉交换戒指的步骤已经结束,准备进入到最后阶段。

  一个正式结为夫妻的最后阶段。

  只需要抬起头来,与对方嘴唇接触,然后就结束。

  如此默念这些一步一步的步骤,不断在脑中思考着如同冰魔法施展的步骤一般把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念书一般的重复着。

  「请接吻!」

  国王再一次的如此提醒,从脑海不断重复的思考步骤中拉回到现实,严才察觉眼前这名王者的威严脸庞逐渐接近自己。

  没有停止的缓缓接近。

  众人视线像是施展了火魔法般炙热又难受,如同进入一间毫无空气流动,只有温度不断上升的痛苦的蒸气室。

  明明是自己最快乐的时间,此刻却像是受到刑罚的罪犯。

  「严冰亚罗森,请吻上。」

  正前方的国王轻声对着严说道,同时用这句话让严了解到这时候如果不继续向前很可能会引发无数的尴尬与疑问。

  本质上不是婚礼而是两大家族的结盟,所谓的新娘与新郎就是这同盟的媒介,因此绝不能出错,至少在这群所有贵族面前是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就连任何迟疑的表情都不能浮现。

  闭起双眼,接近,感受到对方的嘴唇即可。

  想尽所有思考、念头都充斥着这几个步骤,严静静闭上双眼,任由黑暗布置在自己的视线上。

  然后一切就都可以结束。

  偷闲下的有趣时光,在脑袋的画面被打破的发出「锵锵」破碎声响。

  呼。

  当感受到神万天言接近呼吸带来的空气运动,严产生并逐渐膨胀的歉意在一瞬间就彻底粉碎。

  一切都只是幻想,真正剩下的就是现实。

  咻——

  划破空气的尖锐声响瞬间从高处轰炸整个大厅,全部人耳朵无法承受的产生一阵耳鸣与不适,有的更是因为这股太过异常的高音声响而吓到瘫软于地上。

  直到好几秒的沉淀,耳朵上不断发出「嗡嗡」的耳鸣逐渐消失,但众人的脸庞上没有一人保持原本高兴、喜悦表情,全都立刻紧绷起神经,面有难色地把目光转移到这场婚礼的主要角色身上。

  不看或许会单纯认为只是一阵奇异的爆炸,当众人所注视的画面并非原本完美而充满温馨的画面时,剩下的乐观遭到彻底粉碎。

  尤其是冰家族长、雷家族长的脸色更是难看到如同被狠狠打上一巴掌,低下头浮现阴沉而吓人的神情,就只差没有当场释放出魔法宣泄出愤怒。

  在全部人的视线内出现一把视线能够穿透过去的古怪长剑,剑尖不偏不宜并没有动摇的插进中央处的讲桌前。

  神万天言的脸颊上更滑下一道鲜血的伤口,是一条细长且深入,用锐利武器划过的伤痕。

  踏。

  从没有任何玻璃只有方形洞口,勉强算是小型通道的高处跳耀而下,双脚踏到地面的声响尽管不大,但在无人敢说话,紧张程度已经达到上限的寂静之地上还是算非常响亮的声音。

  全部人,包括在场四大家族长,全都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把目光挤到大家都可以出入口的大门口处。

  一道黑色身影出现于门口。

  全身刻意用漆黑布料覆盖至全身并绑紧,让布料紧贴于自己身材,胸膛、腰部、双手双脚,就连手指也都用粗糙布料给包覆,头发脸颊、脖子全都覆盖着。

  整个身躯就只剩下眼睛的部分有透露出来,不过透漏的仅有一颗眼睛,一颗闪烁金色光芒的单眼,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奇异颜色。

  踏,踏。

  原本还处在原地的黑色身影,在发出两下清脆的脚踏声就原地消失,留下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

  「在那边!」

  顺着其中一名贵族的手指,视线再度进行快速的移动。

  结束移动并停下的正好是新郎正前方的位置。

  出现的刺客与雷家族长彼此距离相差不到十公分,仅用一颗金色眼睛直盯到对方的双眼上。

  与其他贵族的反应不同,雷家族长面对这阵几乎用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没有丝毫胆怯与惊讶,就连面对这名一下子接近自己的敌人仍不为所动,保持着一贯充满自信的王者姿态,俯视这名刺客。

  没有必要吃惊,更不需要畏惧这名连身分都不明白的敌手。

  从雷家族长的双眼上,大家轻易就读出这个意思。

  「死之前,准许报上名子。」

相关分类